Menu

观致被收购两年后难挽颓势 宝能接手“烫手山芋”DS再造车

观致被收购两年后难挽颓势 宝能接手“烫手山芋”DS再造车已关闭评论

观致被收购两年后难挽颓势 宝能接手“烫手山芋”DS再造车

  中国网汽车12月31日讯 中国网记者通过查询官网后获知,DS在华经销商网络已从顶峰时期的211家缩减至目前的70多家,其中一半的经销商还仅提供售后服务。

  一步步滑落的“烫手山芋”DS,近来总算找到了下家。最新报道称,长安PSA的法方股东PSA集团所持有的50%股权与宝能集团达成转让协议,据悉该协议已经生效。这一消息也得到宝能内部人士确认,官方虽未明确表态,但宝能基本上也已默认。

  宝能减持万科或为接盘长安PSA

  据上月重庆产权交易网的信息披露,长安汽车也已正式挂牌公开转让长安PSA的50%股权,转让底价16.30亿元。实际上,PSA中国公关总监王超此前就曾表示,长安PSA中外双方拟将双方的股份均出售给第三方,并计划由该第三方来接管深圳工厂。

  值得一提的是,有观点认为宝能近期减持万科的动作或与收购长安PSA有关。据12月19日晚间万科的公告披露显示,“宝能系”旗下深圳市钜盛华股份有限公司、前海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在当日减持部分万科股份后,持股总量降至5.65亿股,仅占万科总股本的4.9999998%。不仅如此,从11月27日开始至12月19日,宝能合计减持万科套现154亿元。

  公开资料显示,宝能(投资)集团旗下业务涉及物业、金融、房地产、物流、文化旅游、金融、电商等领域。2015年宝能集团董事长姚振华和万科前任董事长王石所上演的“宝万之争”,让默默无闻的宝能系名声大噪、走向前台。王石形容姚振华是“强行入室的野蛮人”,紧接着“野蛮人”宝能再向格力电器举牌,引得董明珠大怒呵斥“资本若成为中国制造的破坏者,那就是罪人”,才得以吓退宝能。

  2017年,对于宝能是极为特殊的一年。因宝万之争等事件影响,姚振华受到保监会处罚,被禁10年不得进入保险行业。同年3月,宝能集团子公司宝能汽车正式挂牌成立,而后宝能斥资65亿元正式将观致汽车51%股份揽入怀中。从2017年至今,宝能借观致在杭州、昆明、广州、西安、昆山、贵阳等城市不断投资新能源项目,加上观致现有常熟工厂30万辆产能,其未来总规划产能或超过300万辆。据统计,这些项目的总投资在2000亿元以上,所获得的工业用地近数万亩。2018年,姚振华对外公布了品牌规划:接下去将连续5年为观致汽车每年投入100亿元用于新车研发,全面发力新能源和智能网联。然而,“财大气粗”的宝能接手观致后,至今仍未发布一款新产品。

  观致被宝能接手两年 难挽颓势

  观致在宝能接手后的两年里,仍未有回暖的迹象,宝能目前全国各地产业园的建设或被推迟,或没有相应新的进展。之前中国网记者也走访了观致汽车在北京的若干经销店,出乎意料的是观致在北京经销网络几近停摆。2018年,观致全年实现6.2万辆销量,但大部分销量都是以低价方式卖给了宝能旗下的“联动云”租车,导致部分观致经销商2018年联名发起致厂家函,直指厂家低价直销严重扰乱市场价格。此外,观致设置各种限制不给承诺的返利及推广费用等进一步加大了经销商亏损程度。事件发酵后,到2019上海车展,最终引发了40多家经销商出现在观致展台进行集体维权。此外,由于观致货款不到位而导致配件供应中断,使得经销商不得不面临售后服务无配件可供维修的尴尬处境。2019年,观致的销量进一步恶化,其前11个月累计销量仅实现1.87万辆。业内因此对于宝能能否挽救DS也有诸多质疑。

  曾被高调请来的北汽原总裁李峰(现已入职东风悦达起亚总经理)在今年2月也被宝能撤换,而这距他接替刘良出任观致CEO仅过去一年时间。与此同时,北汽系的蔡建军、陈思英等高管也都相继从观致离职。据有关人士透露,姚振华对高薪挖来北汽系高管并不信任,李峰的工作处处受限。

  宝能在用人方面一向彪悍。宝能早些时候入主的南玻A,其原高管层同样遭遇集体“下课”的命运。无独有偶,在宝万之争的最紧要时刻,宝能也曾发出强硬公告称要罢免王石及万科全体管理层。宝能由此被外界冠上了“野蛮人”的标签。至于“野蛮人”掌舵长安PSA后是否也会对其进行新一轮的人事换血,尚需待进一步观察。尽管长安PSA方面承诺,希望长安PSA的全体员工们在未来新股东接管公司后能继续服务公司。

  宝能能否拯救DS?

  企查查资料显示,长安PSA于2011年由中国长安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中国长安)与法国标致雪铁龙集团共同成立,双方各占股本50%,注册资本为40亿元。长安PSA主要生产豪华汽车品牌DS品牌车型。

  中国网记者调查发现,长安标致雪铁龙汽车(下文简称长安PSA) 旗下的高端品牌DS在北京的销售门店由几年前的三家,如今只剩一家。DS在华销量表现始终不尽如人意,其2014-2018年在国内的年销量分别为2.3万辆、2.46万辆、1.61万辆、0.61万辆、0.39万辆。今年最新的10月、11月销量更沦为个位数。鉴于深圳工厂排产量远不及工厂本身20万产能,无奈工厂也只能选择代工长安CS85。需要介绍的是,长安PSA深圳工厂自动化率达到98%,所生产的DS7车型均达到PSA全球最高标准。而宝能集团的总部所在地同是位于深圳,这无疑为宝能接手该工厂创造了有利条件。

  过去的六年时间长安PSA亏损近7亿美元。在2018年年初,长安汽车与PSA集团还曾宣布对长安标致雪铁龙汽车有限公司分别增资18亿元,共计36亿元,而这并未让DS品牌有所起色。有内部人士曾经表示,进入国内六年时间的DS品牌,法方依旧手握营销权,更懂中国市场的本土管理层往往有名无实。

  另一方面,长安汽车的日子也不好过,“利润奶牛”长安福特的哑火,让长安汽车2018年全年营业收入约为662.98亿元,同比下降17.14%;净利润约为6.81亿元,同比下降90.46%。2019上半年,长安汽车更是直接亏损22.4亿元。

  长安PSA的中、法双方股东对DS已无力回天。“玩不转”观致的宝能汽车未来又将把DS品牌带向何方?

【编辑:吉翔】